【電影】尼泊爾燦爛陽光 सेतो सुर्य (White Sun)

尼泊爾燦爛陽光 सेतो सुर्य (White Sun)

《尼泊爾燦爛陽光》在靜謐山林尋求和解可能

 在看電影之前,或許要先理解尼泊爾當地的政治背景,曾被英國統治的尼泊爾,在二次世界大戰後脫離統治而成為君主立憲國家,由於禁止政黨活動,在20世紀末期展開了許多人民運動,其中共產黨中的毛派在1996年宣布發動人民戰爭,在這期間由於王宮發生槍擊事件,造成多名王室成員死傷,繼任者聲望低落,造成人民逐漸往毛派的武裝勢力靠攏,兩方爭鬥持續了十年。

 而《尼泊爾燦爛陽光》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故事,事件發生在戰爭末期,偏遠山區的小村落裡,因為村長驟逝,兒子川賈等不及才剛結束的戰爭,趕忙回家奔喪,因為家中成員僅剩老弱婦孺,而女人被村裡人民認為地位低下,不可碰觸遺體,於是大家只能苦等男主角回鄉處理後事。

尼泊爾燦爛陽光 सेतो सुर्य (White Sun) 劇照

 本以為事情只要等到川賈返家就好解決,但實際上卻不然,因為戰爭時期作為反對政府的毛派成員,川賈與思想保守,擁護皇室成員的大部分村人立場相左,這也包括他的兄弟蘇拉傑,蘇拉傑對於家人在戰爭時期投靠與自身立場不同的敵對勢力無法諒解,而離家多年後返鄉的川賈發現,原本自己是為了讓社會更加進步而投入戰爭,但自己努力想剷除的那些陳舊價值觀,卻仍根深蒂固的深植家人內心,在必須為父親辦理後事的此刻,他也只能選擇聽從村民作法行事,和家人一同把屍體抬下山火化。

 電影並非透過戲劇化地呈現這些性別、政治、階級上的衝突,而是透過這段為家人辦後事的過程,把這些出現在當地的現況呈現出來,男主角的妻子在外與其他男人有了女兒,兩人在村內都是低下階級的代表,但女兒卻認定自外返鄉的川賈就是他的父親,川賈在返鄉路上,將路上巧遇的孤兒一同帶回家裡,但這名父母因內戰雙亡的孤兒,實際上認定的主角所屬的毛派是殺人兇手,旅途上這些事情都被隱瞞著,只有眾人沉默地抬著屍體,一路往山下走去。

尼泊爾燦爛陽光 सेतो सुर्य (White Sun) 劇照

 進退兩難的崎嶇山路、老人、女人、主角與小孩組成的送葬隊伍,路上遭遇的不光是團體自身的衝突,戰後混沌不明的狀況也替他們招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遵守傳統觀念的老人無力將村長搬下山,儘管得仰賴像川賈這樣的年輕人,但川賈認為最簡單的方式是到附近的村莊尋求更多壯丁幫助,可以讓這件事情作得更順利,老人無力阻止習俗被破壞,因為習俗最終仍是被遵守的;而來到了駐衛警所在的關所,他發現過去的昔日同袍已成為政府高官,卻兩手一攤無意協助解決問題。

 追求進步的過程中,難免會經歷一段陣痛期,一如片中所呈現的,不光是要面對觀念上的歧異,也要面對在過程中產生的問題,甚至也要處理那些在過程中造成的傷害,化解歧見、修復傷痛、建立更好的社會,這段過程並非一蹴可幾,不論是妥協也好,亦或是非黑即白的改革也好,《尼泊爾燦爛陽光》帶給觀眾的,無非就是這段過程。

尼泊爾燦爛陽光 सेतो सुर्य (White Sun) 劇照

 電影最後安排孩子們搶先大人一步走到了河堤邊處理村長的後事,而大人們發現後緊跟在後,留下村內的老人和祭司們在稍遠的岸上觀看著,或許這也代表著某種程度上,引領著時代的未來希望,都寄託在那些孩子們上,儘管距離內戰結束已經過十年時間,但仍有許多東西等待著改變,相信孩子們將帶領大人們前進到更好的未來,放下衝突並化解仇恨,至於屬於舊時代的那些陳腐的部分,就把他留在遠方吧。

(2016/10/29@金馬影展試片室)

相關連結:
《尼泊爾燦爛陽光》金馬影展官網頁面
金馬奈派克獎亞洲觀察團觀後記(2) / Blog on Cinema / alfredo
陽光下的崎嶇歸鄉路:《尼泊爾燦爛陽光》導演狄帕羅尼亞訪問 / 金馬影展 / 謝佳錦、楊元鈴
影想力指南 Movimpact FACEBOOK評論

About Ruke

1986年出生,金牛座B型,從無名小站開始寫文章,從大學寫到當兵再到出社會轉眼已過30,從辦公室志願者輾轉成為接案人生,走到哪裡都騎單車卻瘦不下來,生性懶惰但卻時常忙到沒時間睡覺,固執地不斷懷念過去,文字是紀錄生活和自我治療的方式。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