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與同事們相處的時光

這篇文章是部落格睽違一年半的近況報告。

其實之前都將一些生活瑣事放在私人臉書上,但是最近覺得要好好寫些什麼、將其紀錄下來的話,或許還是要挑選部落格這類的平台來書寫比較合適;畢竟,FACEBOOK的時間軸就像是轉瞬即逝的輸送帶,我們很少回溯,若真要回溯,都得要花上好長一段時間,但是部落格就不太一樣,雖然相較之下是個比較古板的平台,但是傳統的好處在於,它能分門別類,清楚地按照時間把自己發表過的話許快速地找出來,光是這點就遠遠好過許多社群平台。

前陣子我和上個專案的夥伴們一起去唱了KTV,會成行的原因主要在於其中一位同事即將回到高雄老家工作,這是她即將離開台北前的最後一聚;我跟她都是在專案前期就進到辦公室工作的夥伴,我是在十月底,她則是在十一月初,我們都一起忙到了五月中才畢業,算算時間整整有半年左右,因為同樣都是作行銷宣傳,我們幾乎討論了三百六十五件關於這個專案的種種細節,後來又加入了一些夥伴,大家每天都在辦公室練肖話,在加班時苦中作樂,回想起來那段日子雖然挺辛苦的,但其實也因為跟這些同事相處,所以還蠻開心的。

雖然整個團隊的年齡橫跨了20多歲的社會新鮮人到40多歲的大姐姐,但非常意外的是,我除了整個團隊裡面唯一的男性外,居然也是電影相關經歷最豐富的一人,當然其他同事都在各自的領域有所專長,例如負責放映的同事,對於拷貝製作等技術問題相當擅長,負責國際聯絡的同事,對於照顧外賓、翻譯和聯繫方面也有他們的一套,但是「應該要怎麼作好」這件事情,對於整體運作其實仍不算熟悉的我,最後不知怎地居然成為最常被諮詢的對象,聯絡海外廠商時,自己可以做哪些事情來幫助宣傳,行銷規劃時可以加入哪些事情讓活動更豐富等,因為過往參與的專案有各式各樣不同類型,所以也大概知道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處理這次的專案。

我突然回想起自己剛開始工作的時候,只靠自己微薄的經驗來進行運作,曾被當時的同事說,自己所說的這個作法雖然很好,但不一定會適用在現在的情況,當時的自己時常口不擇言地說「應該要怎麼樣」的作法,但是事情並沒有絕對的這件事情,自己也是在工作了幾年後才了解,而後是學習到,不是每件事情都應該要長成自己所想像的樣子,而是以一種有機體的狀態,在與外在的互動後逐漸調整,轉變成屬於那個狀態的樣貌,有時候看著轉變的過程或是種完全無法預期的狀況,不如就放鬆去看待一切或許會更開心些。

總之,這次和一群全新的,從未合作過的工作夥伴們相遇,對我來說是一次相當珍貴的經驗,除了從同事身上學習到了沉穩和仔細的工作態度,也從剛出社會的年輕人(真的很不想說出這個詞)身上得到很多新的思考方式,對我來說這份工作是相當有幫助,並且學習到很多的。

總覺得唱歌的時候,總會看到許多人不一樣的另外一面,不管是感性的部分或是感傷的部分,去掉這些比較私人的部份不談,對於這次的組合從70年代的歌曲一路唱到今年剛發行的新歌,覺得大家的潛力真是無窮,以及感受到了時代鴻溝在音樂上展露無遺的淡淡哀傷。

結束的時候,那位要回高雄的同事給了大家一個大大的擁抱,雖然說她並不是從此就不上來台北了,但是之後見面的機會想必就會少上許多。今天突然回想起那天的情形,不知怎地突然心底一陣感傷,每一次專案的結束,無論開不開心,像這樣的團隊組合,今後再有原班人馬相聚的機會肯定是不會再有,只能看自己是否願意繼續維繫這樣的情誼,而這樣的默契又是一種由緣份決定的人生,我想,不管怎麼樣都要好好珍惜才好。

最近也認識了一些平常應該是不會認識到的新朋友,對於緣份、朋友這件事,本來想要再寫些什麼,但寫著寫著時間也有點晚了,容後再敘。

Share on Google Plus

About Ruke

1986年出生,金牛座B型,從無名小站開始寫文章,從大學寫到當兵再到出社會轉眼已過30,從辦公室志願者輾轉成為接案人生,走到哪裡都騎單車卻瘦不下來,生性懶惰但卻時常忙到沒時間睡覺,固執地不斷懷念過去,文字是紀錄生活和自我治療的方式。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