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極惡刑事 日本で一番悪い奴ら (Twisted Justice)

極惡刑事/日本で一番悪い奴ら

被扭曲的正義:金馬國際影展《極惡刑事》

 《極惡刑事》的日文原名直譯作「日本最惡劣的傢伙們」,電影改編自真實事件,說的是以諸星要一為首的警官們,如何為了上級所交代的業績目標,追求打擊犯罪的績效,最後甚至不顧一切挺而走險,遊走於黑白兩道之間,最後毀滅自我的故事。儘管類型上可算是黑道電影,性與暴力與毒品等刺激內容在片中難免少不了,但是導演白石和彌選擇用戲謔的方式呈現警界制度的荒謬,讓這部可能淪為傳記電影的流水帳增添了幾分趣味,但卻也能感受到這位滿懷正義之心打擊犯罪,最後卻落入無法自拔之境的悲哀處。

 綾野剛飾演的諸星要一是位柔道高手,他滿懷熱血考進北海道警局,目的就是能一展長才,用他的好身手打擊犯罪,只是他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在上任不久就立刻被警局的荒謬制度給澆了一頭冷水,菜鳥永遠接不到大案子,大小案子按照分數計算,自己被分到的永遠是不重要的案子,甚至只能留守辦公室接電話。在江湖打滾多年的前輩把他帶到酒店,教他如何網羅線人,此舉為他黑暗的工作生涯帶來一絲曙光,卻沒想到接下來迎接他的,是如泥淖般無法自拔的深沉黑暗。

 線人為他帶來了刑事生涯第一次的查獲私槍,不但為警局帶來了績效分數,自己以一介菜鳥身分帶來功勞,更是讓諸星的名聲紅遍大街小巷,警界長官將他視作明日之星,酒店小姐看到他滿是仰慕,黑幫大哥看到他也得敬畏三分,很快地諸星了解到,該如何成為自己心目中想成為的正義使者,只是手段和自己預期得不大相同,諸星遊走於黑白兩道之間,很快地就爬昇成為警界中堅份子,但隨之而來的,是自己必須繳交出相對應於自己地位的「分數」,但又哪來這麼多犯罪事件可讓他去追查呢?

極惡刑事/日本で一番悪い奴ら

 位於日本最北端的北海道,鄰近中國、韓國與俄羅斯,許多邊境上的不法交易隨之而生,為求績效,諸星不惜勾結黑道,讓他們走私黑槍和毒品,好讓自己有成績可表現給上級看,但隨之而來的,是自己也沉淪於槍械與毒品,甚至是性愛當中;《極惡刑事》對主角沉淪於腐敗制度的描述,已算是日本電影近年來罕見的露骨顛狂,儘管不如馬丁史柯西斯的《華爾街之狼》或是深作欣二《無仁義戰爭》系列那般風格強烈,卻也有幾分與其致敬的意味。

 地位爬得越高,內心卻越是墮落,而掌握了越大的權力,也難免會有人想把自己從頂點拉下來,諸星的挺而走險,並非每次都一帆風順,就算每次走私槍械都能找到人頭幫忙頂替,但有天終究會栽在自己身上,電影後段就是著重在諸星成功後,沉淪於無盡瘋狂的歡愉,享受到權力與名聲的頂點後,接著一路狂瀉的運勢。諸星查到一個無比巨大的槍械走私案,於是聯合線民和警方,準備聯手將貨櫃偷運進來後檢舉之,沒想到最後卻被內應給「黑吃黑」,賠了夫人又折兵。

極惡刑事/日本で一番悪い奴ら

 警方緊張了,對於如此大量的槍枝被走私進來,他們發現和想像中的差異太大,黑道生氣了,因為原先說好的報酬連本帶利全都不見了,他們決定要把一切都討回來,諸星從雲端跌落谷底,他的夥伴背叛他消失在他的生活裡,他的徒弟變得窮困潦倒不知所終,警界同僚把他發放邊疆,甚至把他當成代罪羔羊給關進大牢,回顧諸星要一的半生,當年那個滿懷熱血夢想踏入警局的青年,被潛規則教育成追求業績的人,而後甚至為求破案而犯罪,可笑之餘,更讓人覺得不勝唏噓。

 《極惡刑事》著重在綾野剛飾演的警察從初出茅廬到關進大牢的心路歷程,儘管風格誇張大膽,但故事描述仍是平鋪直敘,或許稍嫌冗長,但能讓觀眾清楚一窺主人翁的心境轉變,在諸星人生各階段遇到的各種人,對他來說都像是人生的鏡子,包括帶領他入門,最後卻被誣陷入獄的前輩、跟隨他一路成長,最後卻窮困潦倒的徒弟、被他從紅燈區帶出來,而後深陷毒品誘惑的愛人,每個人與主角相同,都是悲哀的,但更悲哀的是,原本的他們,都沒想過會成為這樣的自己。

(2016/10/16@金馬影展試片室)

相關連結:
《極惡刑事》電影官方網站
2016金馬影展:日本電影短評推薦 / 幕迷影評 / CharMing
究極惡的真正本性:《極惡刑事》導演白石和彌訪問 / 金馬影展官方網站 / 謝佳錦
「極惡組」導演剖開人性之方法:訪《極惡刑事》導演白石和彌 / 放映周報 / 謝璇

Share on Google Plus

About Ruke

1986年出生,金牛座B型,從無名小站開始寫文章,從大學寫到當兵再到出社會轉眼已過30,從辦公室志願者輾轉成為接案人生,走到哪裡都騎單車卻瘦不下來,生性懶惰但卻時常忙到沒時間睡覺,固執地不斷懷念過去,文字是紀錄生活和自我治療的方式。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