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五窮六絕2018


在五窮六絕荷包全空的12月,和朋友的年終聚會似乎還是少不了。


不過今年說是要慶祝些什麼倒也不太像,反而說是「以聖誕節快要到了,所以我們來吃個飯吧」這樣的名義,所以大家聚在了一起,接連幾天,和拍片的朋友、做影展認識的朋友們一起吃了飯,沒有交換禮物,甚至連合照都沒拍,有時候就是單純喜歡那種大家都聚在一起的心情。

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合照這件事情,雖然臉書上看到很多莫名其妙的照片和直播,但回想起這十多年來,很多重要的時刻我總是沒有合照,甚至很多約會,事後回想起來,那些留下來的,大概只存在於自己的腦海裡面,甚至在人事已非的現在,重新回顧之時,被美化成一個無以復加的閃亮繽紛。

雖然說沒有拍照、沒有留下紀錄也沒有關係的。

但總是會有種莫名的遺憾,分開之後其實什麼都沒有留下的感覺,不需要留下紀念,因為從未真地記下一些什麼,若真有留下些什麼,想必那只有腦海中的想念吧。

與朋友們聚會聊天,這樣的社交其實就是更新許久不見的大家,彼此的近況和狀態;有的人變好、有的人變壞、有的人一成不變,有的人則是依舊神秘兮兮,從越過某個不經意的時間點後,就不再出現於自己的日常中。

生活是如此、工作是如此、友情是如此、愛情亦是。

你以為你所牽腸掛肚的,回過頭看其實已經離得好遠好遠,其實形象已經模糊了,甚至再也看不見。但是身邊還是有許多美好的事情持續發生,那些也很快就被你拋諸腦後了,連同那些牽腸掛肚的思念和記憶。

尋找那些回憶像是折返跑,或是隨身攜帶著任意門,只要心裡想著,眼前就有一扇門打開,帶著你回到那個時光,只是你已經不在那裡,眼前的是虛擬映像,不論是痛苦的或是開心的,你都不在其中。

回到日記的主題,趁著冷鋒來臨之前,周六和朋友們頂著進三十度的高溫,從木柵翻過了一座山到信義區,晚上一連接著居酒屋、便利商店、冬至湯圓和東區粉圓的暴食行程,在前一天也是這樣,甚至在前一周也是,吃吃喝喝、聊近況、聊電影、聊各自的未來,大家也已經過了可以大談夢想的年紀,但還是有一個自己的願望,願望和夢想好像是不太一樣的,差別在於前者是自己只要多一些努力,或許就能觸及。

如果每個人的願望都能實現多好。

About Ruke

1986年出生,金牛座B型,從無名小站開始寫文章,從大學寫到當兵再到出社會轉眼已過30,從辦公室志願者輾轉成為接案人生,走到哪裡都騎單車卻瘦不下來,生性懶惰但卻時常忙到沒時間睡覺,固執地不斷懷念過去,文字是紀錄生活和自我治療的方式。
    Blogger Comment
    Facebook Comment

0 意見:

張貼留言